设为首页
  加入收藏
获“国家级高级工艺美术师”称号
有壶不养没意义,力使凡胎变仙器
壶艺鉴赏
紫砂礼品的概念
紫 砂 壶 收 藏

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性情中人顾景舟
  从顾景舟一生的行为处事看,说他是个手艺人,莫若说他是个文化人,且是个有着古典风范 的文人,更准确地说是个带有浓厚文人气息的手艺人,或者是手艺人中的文化人。与顾景舟相处相知的同行,认为他清高孤傲,性格怪僻,甚至说他脾气不好,难以相处。的确,纵观宜兴陶都的紫砂历史,上下几百年中的巨匠有不少,这些大家以他们的作品流芳 百世,但仔细审视,还没有脱出

能工巧匠的范围,其作品也只是手工艺品朝艺术殿堂上提升 。这个局面的形成,是与历代工匠们的文化素养相关联的。

  顾景舟以其杰出的工艺水平和深厚的文化素养,大大超越了前辈,他的紫砂壶艺成就使其成 为名副其实的“一代宗师”、“壶艺泰斗”。

  顾景舟的文化素养决定了他的行为处事。不能说在他的同辈中没有杰出的艺人能把紫砂 壶做出极高水准,但可以确切地说,没有一个能像他那样,在做出极品茶壶的同时又具有渊 博的文化知识。

  可以说,在他的同辈中,他“曲高和寡”,没有可以与之对话的同道,“鹤立鸡群”的感觉 让他只心仪古人和书画界的杰出画家。前不见古人,后不见来者,他自然只能孤芳自赏,感 到有些寂寞,行为处事就多不为人所理解,也难怪会有人以世俗的眼光来臧否他。

  他的耿直还表现在他硬朗的处世态度上。“文革”后期,因为受到不公正待遇,他做的三把 “上双线竹鼓”泥坯放在缸里好几年时间,就是迟迟不完工,他宁愿让坯身多次发霉,也不 愿做完工,让有权的人拿去私用。对看不惯的当权者他从不敷衍,即便当面逼着他在壶坯上 盖章,他就是不从,只在壶盖里面草草地签个名,仅此而已。从毛家大院搬到紫砂新村,养 子顾燮之下放在农村,调不上来,别人示意他送只茶壶就可以解决,他也不肯应诺,坚信政 府“知青”政策终究定会兑现,而不愿让人从中谋私。

  他对待自己喜欢的徒子徒孙,或是看重的人,说话态度不客气,心境差时容易发些脾气,事 后,许多人都说这是他爱才心切之故,那恨铁不成钢,就好像一块好泥,要反复摔打锤炼才 能派上用处。而那些不中用之人,他是懒得去招呼的。这也是顾景舟的一个性格特点。

  晚年,他仍坚持每天写小楷数面,手还不抖,字字挺拔有力,余暇阅读古籍并写作,且能抟 泥作壶,与一些70岁上下就不能制壶的艺人相比,他的身体状况算是好的,无疑也是幸运的 ,这是他常年磨炼自己的结果,养成良好的习惯,读书、写字、做壶,三位一体,互为联动 ,成了他必不可少的生活内容,可谓活到老,学到老,做到老。

  他一生好学不倦,睡觉喜欢朝右睡,床边右侧床头柜上过去终夜点着煤油灯,什么时候醒来 都可以把书阅读,致使蚊帐的一角被熏得发黄而无法洗白;后来有电了,15瓦的电灯始终亮 着,即便睡着了也不熄灯,什么时候醒来什么时候读书,几十年一贯制。夏天,蚊虫多,他 就闷在帐子里读书干活,不少图章都在蚊帐里刻就的。常常晚上看书,白天写心得,坚持记 日记。

  1951年,为了报考上海天原化工厂,他在与化学有关的知识上下过一番功夫,化学符号背得 滚瓜烂熟,并随身带着英汉词典,以备随时翻检。儿媳吴菊芬回忆说,孙女顾心瑜小的时候 ,他教她英语单词,在她稍大后能与她作简单的英语对话;养子顾燮之1966年高中毕业,在 校读书时学的是俄语,为了儿子的学业,他因此也自学过一段时间俄语,在家里还常讲一些 俄语单词。

  新中国初期成立合作社时,他只身搬家到蜀山,自己烧饭做菜,有一手不错的烹饪技艺。他 喜欢清淡的饮食,吃鱼吃白鱼、鲫鱼、〖HT5,6”〗鱼〖KG-3〗参〖HT5〗条鱼,其余不 吃;虾子则是每天都有。年轻时吃肉,只吃猪身上的肉,不吃内脏、下水,进入老年才逐 渐吃点猪肝、猪皮和脚爪;他不吃乌鱼,也不让家人上灶头,原因是乌鱼是放生的“孝鱼” ;他也不吃鳗鱼、甲鱼,因为它们长得丑,下箸时有心理障碍,直到1995年时80岁的他吃过 一次甲鱼,边动筷边自我鼓励说:“人生一世,尝尝吧。”

  与妻子徐义宝生活的日子里,家中每年都要腌制火腿,照例由顾景舟作辅导,徐义宝操作, 从炒盐、放花椒,一步一步程序,夫妻俩可谓珠联璧合,每次都很成功。火腿做好挂起来, 为防苍蝇叮咬,顾景舟还会用纱布给火腿做上纱套。

  他有良好的卫生习惯。每晚用淡盐水洗眼,他的视力比较好,与这个习惯不无关系,老 年用老花眼镜,度数最高270度。

  他喜欢整洁,工作有序。工作台上,工具放得整整齐齐,用后收拾得干干净净。生活上,他 简雅脱俗,说:“衣服只要合身、整齐,任何场合都可以去,不需要穿金戴银。”

  因为他有诸多的饮食习惯,生活有一定之规,怕烟熏,怕闷气,所以他一般不到外面吃饭, 如果能请他到餐馆吃顿饭,就是天大的面子。

  他在年轻的时候抽过卷烟、水烟,且瘾很大,1951年查出患了肺结核后一度戒了烟,后来病 好后又抽,但烟量已大为减少。儿媳吴菊芬说:“我与燮之结婚时,他在厂里抽少量烟,一 天2-3支而已。”1985年,他去香港前在县里开政协会,例行体检时查出有肺气肿后就彻 底戒了烟,从此不抽。公共场合有人抽烟,常常引得他咳嗽不止,这时他就会礼貌地请别人 不要抽。因此,在家中他谢绝别人抽烟,但逢年过节,他倒备下香烟,客人上门时敬上一支 ,任其吞云吐雾,作为同喜之意。这是他的人情通达之处。

  顾景舟的生活自奉俭约,不奢华,不铺张。作为一个手工业艺人,他所使用的东西,包括 难以计数的生产工具,从日常厨房用具的锅铲、铜勺、火钳、菜刀、刀架、竹蒸架、竹筷、 筷筒、猪油罐子,到生活用具的抓痒扒子,洗头用的竹圈,甚至儿媳打毛线的竹针都是他自 己亲手做的。水乡打鱼人捉鱼虾用的“鱼虾篓子”他也做过。他一度养过一只日本种的白猫 ,隔三岔五亲自去河边张网捕些小鱼,作为猫食。他使用的小书柜和碗橱也都是他亲手所作 ,直至晚年都还在使用。

  作为杰出的手工艺人,他做上述这些生活、生产用具,十分注重技术过程,特别讲究精巧、 美观,且又方便实用。每件出于他手的东西,即使是极普通的小玩意,也一丝不苟,都是精 美的手工艺品,如妇女打毛线用的毛线针,从两端到中间刮削得匀称圆润,中间有节如同没 节一样。他亲自烧饭用的炉灶,做得也比别人的讲究、耐看。他之所以这样做,缘于他的美 学思想:“艺术品不一定是实用品,但实用品宜艺术化。应该从千变万化的形式中,求出能 与具体内容相配合相统一的一种,并使之臻于完美的境界,这样创制出来的东西才能有活泼 的生命力。”他是这样说,也是这样认真实践的。

 

 

 
版权所有 © 禅陶居紫砂艺术空间
网站备案号:沪ICP备12030409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