紫砂作品欣赏    书画    朱鸿钧新魏体书法(四字句.2)
君子不器a

朱鸿钧新魏体书法(四字句.2)

朱鸿钧新魏体书法

(四字句)

宜兴以“教授之乡”“书画之乡”闻名于世,涌现出徐悲鸿、钱松嵒、吴大羽、吴冠中等一大批书画大师名家。其中新魏体创始人陈禄渊,过去少有人知晓。近些年,陈禄渊以及新魏体得到了更多的关注,人们有了更多的了解和认识。
陈禄渊(1904—1988),江苏宜兴蜀山人。自幼随父学书,少年时到上海谋生,后在上海以书写为业。陈禄渊在长期书写实践中,以自己的聪颖智慧和艰辛探索,在传统魏碑的基础上独辟蹊径,锐意创新,逐步创立出一种新的字体,后称为新魏体。上世纪五十年代初,这一字体首现于上海火车站地区,即受到广泛关注和喜爱。
作为一种字体,一种书法现象,新魏体影响之大,史所罕见。新魏体持久的生命力,是因为契合了社会和大众的需要。陈禄渊开创新魏体,为传统书法的推陈出新,为丰富我国中文字体的种类,作出了积极贡献。

新魏体书法的特点:

外方内圆,魄力雄强;抑扬顿挫,动中蓄势;笔法跳跃,静中寓动;点画俊厚,运笔取妍;血肉丰满,浑穆雅趣;多变灵活,精神飞动;骨法洞达,结构天成;意志奇逸,魅力酣足。

这一独具地方文化特色的书法艺术会赢得人们的广泛兴趣和喜爱。

朱鸿钧新魏体书法:君子不器

1,君子不会拘泥于形式教条。《易经·系辞》有一句:“形而上者谓之道,形而下者谓之器。”形而上是无形的道体,形而下是万物各自的相。被万物各自的形象与用途束缚,就不能领悟、回归到无形的道体之中。
2,君子心怀天下,不像器具那样,作用仅仅限于某一方面。器者,形也。有形即有度,有度必满盈。故君子之思不器,君子之行不器,君子之量不器。
君子不器,还要根据“道”来理解,孔子在《易传》里说:“形而上者谓之道,形而下者谓之器。”意思是,道是无形的,器是有形的。器即器物,所有有形的物质都是器,不单指器皿;而道,是所有器物所存在、运动、发展的总规律,是无形的。但是,道器不离,无形的规律的道,恰好就存在于有形的器物之中。
孔子解释“君子不器”的意思是,作为君子,不能囿于一技之长,不能只求学到一两门或多门手艺,不能只求职业发财致富,而当“志于道”,就要从万象纷呈的世界里边,去悟到那个众人以下所不能把握的冥冥天道,从而以不变应万变。在孔子看来,只有悟道,特别是修到天道与本心为一,才有信仰,才有驾驭各种复杂事件的能力,才能担当修身、齐家、治国、平天下的重任。即便讲应用,也是强调以不变应万变。一旦明道,即阳明先生讲的致良知,则可以持经达变,抱一应万,待人接物事事可为!君子不器,并不是说可以脱离实际,忽略现实,因为阴阳一体,道器不离,悟道总是在器中,悟道后还是在器中运用。

 

朱鸿钧新魏体书法:励精图治
励:奋勉;图:谋求,设法;治:治理。意思是形容一个国家的皇帝或者领导者 振奋精神,竭尽全力想治理好国家。同时还可以用来形容领导者的精神品质和实际行动。

 

朱鸿钧新魏体书法:澹泊明志

澹泊:不追求名利;宁静:心情平静沉着。不追求名利,生活简朴以表现自己高尚的情趣;心情平稳沉着,专心致志,才可有所作为。

 

朱鸿钧新魏体书法:物竞天择

物竞天择:物竞:生物的生存竞争;天择:自然选择。

生物相互竞争,能适应者生存下来。原指自然界生物优胜劣汰的自然规律,后也用于人类社会的发展。

 

朱鸿钧新魏体书法:金相玉质
汉·王逸《<离骚>序》:“所谓金相玉质,百世无匹,名垂罔极,永不刊灭者矣。”
比喻文章的形式和内容都完美,也形容人相貌端美。
现寓《青玉壶》紫砂壶作品造型美、材质美,制作精良,刻饰不俗,形、神、气、态独具匠心,充分体现了文人的思想意识、文化气息。

 

朱鸿钧新魏体书法:上善若水
“上善若水”意为最高境界的善行就像水的品性一样,泽被万物而不争名利。上善:至善,最完美;水:这里喻指与世无争的圣人。达到尽善尽美的境界,就和圣人差不多了; 若水:古水名,即今雅砻江,其与金沙江合流后的一段,古时亦称若水。这句话可以理解为:水有滋养万物的德行,它使万物得到它的利益,而不与万物发生矛盾、冲突,故天下最大的善性莫如水。

 

新魏体书法作品逐步增添中……